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瑶族在线


瑶族在线 首页 文学 查看内容

瑶族著名诗人唐德亮印象

2009-4-11 11:42| 发布者: 峒民| 查看: 2410| 评论: 0

一直以来,我总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愫,只要人家是诗人,只要我曾读过他(她)的作品,且有所印象,不管我们过去是否熟悉,当我们彼此相见时,我总有一种兄弟姐妹的亲切之感。我想,这也许是诗人心意相通、血脉相连之故吧!自从那次诗会和唐德亮相识后,我仿佛觉得,我们分明是相知相识多年的诗人兄弟。

唐德亮告诉我:瑶族本是炎黄子孙,大约是在战国时期,为避战乱,他们的先祖从中原迁徙至南方的广东、广西和贵州等山区生活,而形成的一个民族。封建时代,因受封建统治者的长期围剿,瑶族人民的生活极为艰苦,民族文化得不到应有发展,故至今亦未曾形成瑶族文字。瑶族人民的礼仪习俗,一直是靠口头相传。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党和国家对少数民族的关怀,现在瑶族人民的日常生活习惯已开始逐渐“汉化”。

我一直感到好奇:千百年来,瑶族没有瑶族文字,仅有本民族的语言,相隔两地的人们是如何书信往来、传情达意的?其文化传统又是如何流传下来的?靠口头相传的民族传统是否已经逐渐“掉失”?在我的目光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在我所读到唐德亮发表在全国各地刊物上的诗歌作品中,我发现唐德亮正以一名瑶族诗人的名义,用诗歌这一独特文艺方式努力向读者们介绍瑶族的民俗、风情和风物;反映瑶族人民在山区生存的艰难,和需要改变的贫困和落后。就拿《山地》一诗来说吧,这首诗歌在象征意义上写出了瑶族人民对朴素的山区生活的歌唱和对幸福生活的向往:

诗人采用象征的表现手法,说“山地”是“奔流的太阳涌起的岩浆”,“你古铜色雄性之躯环抱着史诗神话和传奇/你不竭的泉流滋养了一群群大山之精灵”。在诗句中“山地”是一种知觉符号,她不仅表现自身所代表的性质、意义,而同时又能表现一种更深远的某种精神的性质、意义。“山地”既是瑶族人民千百年来的日常生活场所,且更象征了往昔瑶族人民“蛮荒愚昧”、“贫困寂寞”的生活。“突兀的山崖撞碎了多少山鹰的翅膀/扭歪的木楼经受了多少暴戾的威胁”,在“山地”生活的瑶族人民是多么的艰辛,那艰苦的程度是“急骤的山雨浇灭了多少瞳孔中的烛光”。过去,在旧社会生活的瑶族人民连幸福的希望也要被“山雨浇灭”。以上是诗人笔下“普遍性意义”的“山地”。在瑶族人民当家作主的今天,“山地”却又是另一种风采“春天已荡成雄风舞动千百面旗帜高扬/布谷鸟在枝头吹奏一个生机盎然的季节”,诗中运用象征性的语言,使诗句更加凝练,思想意义更加丰富和含蓄。在诗的结尾,诗人婉约地向我们说今天的“山地”,“这片受过创痛的山地从黎明醒来/拨开云雾眼前豁然一亮”,诗人没有直接道出今天“山地”里瑶族人民的生活,但是他这种“遥指天外”的象征,更使人产生浮想联翩的艺术效果。

情系瑶山是唐德亮诗歌的最大特色。唐德亮的乡土诗歌无疑是一种瑶族历史文化的寻根,是一种瑶族人文历史的现代转述。

读唐德亮的诗歌,使读者清新地感受到他的一种割不断的乡情和亲情,他在诗中表述的“瑶山情怀”,在我看来,他无疑是为没有文字的瑶族人文历史,尽他自己的能力“诗写”一种“记忆”和“补白”。近年,我经常在《人民文学》、《人民日报》、《诗刊》、《民族文学》、《文艺报》、《星星》、《诗选刊》……等,全国主要刊物上读到他的诗歌,他对瑶山的热情放歌,加深了我们对瑶族风土人情的认识。如,他的组诗《八采》:“采桑、采薇、采茶、采月、采石、采笋、采药、采歌”向我们展示瑶族的民歌和瑶族农人的生活影子。使我们感受到瑶族人民的生活风情的同时,更使人联想到《诗经》“风、雅、颂”的“风”,这不是诗人用今天的现代汉语采集的瑶族生活的“民风”么?

地域对于文化艺术是一个重要的标志性的标签。这是因为地方的风土气候及人文环境的不同,影响到诗人作家的气质情感与思想,而使作品呈现不同的特色;其次是自然社会各种的山水花木的情状与种类的不同,影响到作家的选材,而使作品的情趣相异。读诗人的《牛角号》、《山气》、《十二月歌》、《火神》、《水神》、《族长秘史》、《篝火》、《打道箓》、《瑶家火塘》、《鼓王》、《在民歌中长大的女人》……等,使读者充分感受到瑶族风情景物的独特。

“最杰出的艺术本领就是想象。”(黑格尔《美学》)诗是想象的表现,想象通常的表现形态是远离真实;但想象的前提和基础,都必须建立在真实之上。诗人描述瑶族景物的诗歌《古山寨》、《鼓王》、《瑶家澡桶》、《贮藏》、《骨坛》、《牛皮鼓》……就是根植现实生活,反映瑶族同胞生活细节的诗歌佳作。

诗歌,是一种能集中地表现丰富的社会生活和抒发复杂的人类情感的文学样式。在我国的诗歌史上,可曾有哪一位诗人,像诗人唐德亮那样情深谊长地歌唱瑶山的?唐德亮用浸透情感的,有内在节律的,形象而富于质感的语言,通过诗歌这一艺术形式,讲述了瑶族人民的勤劳、勇敢和质朴,无疑极大地开阔了读者的视野。

存在决定意识,生活产生诗情。唐德亮六岁丧父,八岁成了孤儿,不到十岁便独自过生活。小时候,因为穷困,为了读书识字,他经常和族人上山打柴,挖山草药卖钱买书。在党和国家民族政策的关怀下,唐德亮这位少数民族孤儿得到了关爱和健康成长,现在,他已是广东省清远市清远日报社的副总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二级作家,新近又被选为清远市作家协会主席。唐德亮至今已经出版诗集四部,散文集和小说集各一部,并主编出版文集三部。早在1992年,他的诗集《南方的橄榄树》便以评委会全票通过的好成绩获得“广东省第八届新人新作奖”;他的诗歌、散文、杂文和报告文学不但屡次在全国获奖,他的本职学术论文亦多次荣获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的论文奖,2001年更获得了一等奖。诗人唐德亮现正处于人生的青壮年时期,这位瑶山养育的诗人,有一种深厚的民族情结,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利用自己手中的笔,更多地向世人讲述和介绍自己所知道的“瑶山”;更希望通过自己的发掘,能早日整理出一本关于瑶族的民族史书。




[版权声明]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论文等内容均为作者提供、网友推荐、互联网整理而来,仅供学习参考,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邮箱:neirong@yaozu.org),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改正。

最新评论

瑶族在线 |桂ICP备05001778号-11   
桂公网安备 45010202000035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