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瑶族在线


瑶族在线 首页 文学 查看内容

布努瑶族创世史诗《密洛陀》节选

2010-6-7 15:05| 发布者: 网瑶| 查看: 2357| 评论: 0|原作者: 蓝怀昌|来自: 《民族文学》2007年6期

摘要:   编 者 按   中国少数民族史诗卷帙浩繁,其中创世史诗实际上是韵体神话,由古歌谣和神话融合而成,它通过诗的语言解释宇宙的产生、天地万物与人类的来源,内容广博,往往比同名神话更为生动丰满。《密洛陀》是 ...
  编 者 按
  中国少数民族史诗卷帙浩繁,其中创世史诗实际上是韵体神话,由古歌谣和神话融合而成,它通过诗的语言解释宇宙的产生、天地万物与人类的来源,内容广博,往往比同名神话更为生动丰满。《密洛陀》是布努瑶族的民间创世史诗,是布努瑶人每年农历五月二十九日给始母神密洛陀及二十四位男女大神还愿时所唱的颂辞。该作品广泛流传于广西壮族自治区都安、巴马、东兰、南丹、田东、平果等地。
  本篇节选自《密洛陀》的第十四章,主要讲述为了创造人类,密洛陀和二十四位男女大神走了不少弯路,其失误之一就是造出了危害人间的熊精。为了保护人类的繁衍生存,密洛陀派最小的男神桑勒山去杀掉熊精的故事。与北方民族英雄史诗展示的荡气回肠之英雄气概的风格不同,该作品更多地以斗智斗勇方式来展示南方布努瑶人的风采。
  
  ◎蓝怀昌(瑶族)
  ◎蓝书京 搜集编译
  ◎蒙通顺
  
  咿——
  灭了兽怪,
  除了妖猴,
  杀了虎精,
  漏了熊精。
  起初密试造人类,
  人类没造成。
  生出了石头,
  生出了泥块。
  泥块变虎精,
  石块变熊精。
  虎精被除了,
  熊精仍然在。
  密造成人类,
  人类生小孩。
  熊精吃小孩,
  又把人类害。
  熊精像人熊,
  凶狠又鬼怪。
  它带有神弩,
  它拿有神箭。
  白天去抓人,
  晚上住洞里。
  洛陀很愤慨,
  洛西很怨恨。
  她又喊满仔,
  叫他去除害。
  啊嗬,央腊——
  布九呀!
  
  咿——
  生发沙,天未明,
  沙发生,天未亮。
  桑勒山吃完早饭,
  桑勒山包足午餐。
  拿起了铜鼓,
  背上了铜锣。
  走向深山,
  走进密林。
  来到熊精住的洞下,
  来到熊精占的场。
  他挂上了铜鼓,
  他挂起了铜锣。
  敲起铜鼓叮当响,
  打起铜锣响咚咚。
  用鼓声招引熊精,
  用锣声诱出伢严。
  他见熊精出洞下山,
  他爬在柚子树上。
  啊嗬,央腊——
  布九呀!
  
  咿——
  听到鼓声响叮当,
  熊精感到很异常——
  这里的小孩我吃尽,
  这里的大人我抓光。
  有谁敢来这里打鼓,
  有谁能有这个胆量;
  有谁敢到这里逞强!
  啊嗬,央腊——
  布九呀!
  ……
  
  咿——
  桑勒山思量,
  桑勒山细想。
  伢严虽凶狠,
  却又最愚笨。
  山鸡饮了黄连水,
  难将苦口对人啼。
  伢严想抓勒山,
  可惜它不会砍树。
  桑勒山看不起伢严,
  在树上半笑半讥:
  “砍树太容易,
  不用太费力。
  先把斧头磨好,
  先拿斧头磨利。
  先劈自己的脚,
  先砍自己的腿。
  再砍石头三下,
  再劈石头三回。
  最后来砍树,
  一砍树就倒!”
  啊嗬,央腊——
  布九呀!
  
  咿——
  伢严忙把斧头磨快,
  熊精急把斧头磨利。
  它拿斧头朝大腿砍,
  它举斧头向双脚劈。
  大腿被砍伤了,
  双脚被劈断了。
  熊精拿斧头再去劈石头,
  刀口全部缺了。
  拿这样的斧头去砍树,
  树怎能砍得倒?
  桑勒山树上笑哈哈,
  熊精拿他没办法。
  啊嗬,央腊——
  布九呀!
  
  咿——
  桑勒山见熊精上当,
  桑勒山见伢严重伤。
  他从树上跳下来,
  他邀熊精比高强:
  “十二锅糯饭香喷喷,
  比比谁人能吃光?
  十二大丘田平展展,
  互相踢过不相让。
  我若输了你吃我,
  你若输了命要丧!”
  啊嗬,央腊——
  布九呀!
  
  咿——
  伢严听了高兴,
  熊精听了暗想。
  我的力大无穷,
  蠢人才跟我较量。
  这回饭肉饱肚子,
  看你后生哪里藏:
  “你哪有我这肚皮?
  你哪有我这肚量?
  我的肚皮像圆桶,
  十二锅饭任意装。”
  啊嗬,央腊——
  布九呀!
  
  咿——
  熊精躺地养伤,
  桑勒山蒸糯饭。
  他给伢严蒸了满满十二锅,
  再把断肠草往糯饭里面掺。
  他又拿起十二只空锅,
  空锅里面架满了竹片。
  竹片铺叶再放米,
  下米半碗锅就满。
  十二锅糯饭蒸好了,
  十二锅糯饭端来了。
  伢严看锅锅都一样多,
  熊精见锅锅都一样满。
  勒山把十二锅饭让它吃,
  伢严把十二锅饭往下咽。
  啊嗬,央腊——
  布九呀!
  
  咿——
  桑勒山自己锅里饭少,
  他一下把十二锅吃完。
  熊精锅里饭多,
  它只吃了一半。
  熊精肚子胀得要裂开,
  伢严喉咙干得要冒烟。
  它又把三碗水喝净,
  它又把三瓢水喝完。
  毒药遇水毒性发,
  伢严肚肠要绞断。
  滚在地上挣扎,
  痛得地上乱喊。
  啊嗬,央腊——
  布九呀!
  
  咿——
  熊精本受伤,
  药毒又浸肠。
  眼看好时辰已来,
  眼看好机会已到。
  桑勒山烈火中再加把干柴,
  桑勒山猛火中再加把干草。
  “十二锅糯饭我已吃光,
  十二锅糯饭我已吃完。
  你才吃了六锅,
  你才吃了一半。
  比吃你吃不过我,
  比踢你还敢不敢?”
  啊嗬,央腊——
  布九呀!
  
  咿——
  熊精哪肯服输?
  一心想吃勒山。
  它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它忙得像水车盘团团转,
  它抢着踢在先,
  它争着踢在前。
  伢严猛使劲,
  踢了桑勒山。
  踢了第一脚,
  踢过半丘田。
  熊精把力用尽,
  伢严把劲使完。
  只把桑勒山,
  踢过六丘田。
  熊精又再踢,
  伢严面朝天。
  它倒在第七丘田,
  手臂断来肚皮翻。
  伤重再没力,
  最后气要断。
  啊嗬,央腊——
  布九呀!
  
  咿——
  桑勒山一抬脚,
  熊精心胆寒。
  桑勒山一声喊,
  伢严田里翻。
  桑勒山一脚把伢严踢过田四丘,
  桑勒山三脚把熊精踢过十二丘田。
  伢严被勒山斗输,
  熊精被勒山斗败。
  它虽然要断气,
  它仍然要耍赖。
  “桑勒山你想要我死,
  桑勒山你也没能耐。
  你去砍五倍树来,
  你去砍五倍木来。
  用五倍树修成刀,
  用五倍木削成剑。
  这种的刀才能把我砍死,
  这样的剑才可把我劈断。
  我死了还有我的仔,
  我死了我弩箭还在。
  我的弩箭显神灵,
  仔大用它把人害。
  我死肠子变毒蛇,
  毒蛇会把人咬死。
  我死我血变蚊虫,
  蚊子还要把人叮。”
  啊嗬,央腊——
  布九呀!
  
  咿——
  桑勒山越听心越气,
  桑勒山越听心越火。
  他上山去砍来五倍树,
  他上岭去砍来五倍木。
  把树削成大刀,
  把木制成利剑。
  剑的一面凸起,
  刀的一边平面。
  上下都是刀口,
  上下磨得锋利。
  桑勒山拿起木剑,
  桑勒山拿起树刀。
  去将伢严砍,
  去把熊精刺。
  熊精果然死了,
  伢严真的断气。
  后来布努生小孩,
  以后布努新养仔。
  把五倍树砍来,
  把五倍木砍倒。
  削成了刀剑,
  防着魔进家。
  啊嗬,央腊——
  布九呀!
  ……



[版权声明]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论文等内容均为作者提供、网友推荐、互联网整理而来,仅供学习参考,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邮箱:neirong@yaozu.org),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改正。

最新评论

瑶族在线 |桂ICP备05001778号-11   
桂公网安备 45010202000035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