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瑶族在线


瑶族在线 首页 艺术 查看内容

从红瑶文化研究看少数民族音乐流失问题

2013-6-13 16:28| 发布者: 网瑶| 查看: 23406| 评论: 0|原作者: 付嘉碧|来自: 《科教导刊·电子版》 2013年1期

摘要: 当人们提及少数民族音乐流失问题,我们本能的反应就是保护,但是保护从何作起,使80后学习音乐的我们十分迷茫。本文则是通过对红瑶文化研究中出现的现象出发,大胆提出为保存和流传少数民族音乐的一些设想,并与之相 ...

  摘 要 当人们提及少数民族音乐流失问题,我们本能的反应就是保护,但是保护从何作起,使80后学习音乐的我们十分迷茫。本文则是通过对红瑶文化研究中出现的现象出发,大胆提出为保存和流传少数民族音乐的一些设想,并与之相应办法。 
  关键词 少数民族 支教 流失 音乐 
  中图分类号:C913 文献标识码:A 
  少数民族对汉族出身的笔者来说,是一个离得很近但又很远的群体。它的近是因为,身边出现的少数民族的同学和朋友越来越多;远是因为,在说一些特定的语境中语言上的障碍。而这一期“少数民族音乐之我看”的主题论文中,所选取的论文是吴凡的《碎片与重构——民族-国家体系中的红瑶岁时礼仪阐释》一文刊登中国音乐学(季刊)2009年第一期。之所以选取本文,原因其一是,笔者对少数民族的礼仪音乐十分感兴趣。而导师对红瑶一族的介绍,引起了我更加强烈的兴趣。其二,对于少数民族音乐教育问题(此处音乐教育具体指中小学音乐课堂教育问题,以下简称少数民族音乐问题),近来一直困扰着笔者。通过阅读文章,启发了笔者想象。并以红瑶为例,阐述一些笔者的设想。 
  文章中说“龙脊地区处于相对封闭的地理环境和独立自居的文化系统中,却构成了共处一隅的多民族保存各自文化特色的天然生态环境”。由于战乱、迁徙、外来的压力让人数少于汉族的瑶族退居地处偏僻,深山之中,寻求着一种自给自足,自我保护力极强的生活状态。 
  由于民族政策的原因,我国已实行着对少年儿童普及九年义务教育这一政策。据玉时阶、杨军的《龙胜红瑶历史及教育发展》一文中,笔者也了解到,在红瑶,1933年的桂北瑶民起义后,设立了“化瑶”小学起,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的20世纪70年代红瑶小学增值33所,普及了小学教育。再到1992年,泗水县人大做出决定,在大寨村高完小附设民族初中班,让4个村的高小毕业生就近如初中,有效地普及九年义务教务。而保有自己独特文化的族群,在接受九年义务教育的的心态会是怎么样的?在音乐课堂的教授过程中,除了普及的音乐知识之外,会不会开设一些有关民族自身特色且独有的少数民族音乐(教育)?据笔者查阅的相关文献中,并没有让笔者进行分析进而得出结论的材料。 
  吴凡《碎片与重构——民族-国家体系中的红瑶岁时礼仪阐释》中介绍六月六晒衣节活动时有两个这样的细节:一是歌舞节目排练的是由一位壮族老师编排,二是文中瑶女的一句话,“节目是你们觉得好看”。 这两处让笔者产生如下的感受:这些适应社会或者是旅游市场需要的“民族特色”歌舞,是不是已经转而取代瑶族固有的原生态表演呢?倘若至此,我们在若干年之后,瑶族人的子孙看到的民族表演会不会已经不再不再具有应有的区分度了呢?这样的圆融,会不会将少数民族特色的文化模糊化: 
  笔者认为,中国是一个拥有56个民族的国家,而每个族群里各自都拥有者着各自的特定记忆和文化。保存和流传各民族的传统文化是我们当今不管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都应该做的一项工作,一是可以在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同时,在民族班里的音乐课上,我们可以增设对各自族群的特色音乐文化的系统的教与学的过程。据笔者从身边苗族同学和土家族同学处得知目前在他们那里的的九年义务教育音乐课堂里,没有对自己少数民族的特色音乐文化的教育,而自己学到的跟自己民族有关的音乐大多从自己家长辈那里学到的。无不例外,从新疆支教回来的同学处得知,在新疆兵团里,他们的教育分为两种形式,民族班和汉族班(部分有汉语言基础的少数民族同学也可以就读汉族班)。但无论是哪种教育模式在具体的教学中也都没有体现出自身特有的音乐文化。如此说来,少数民族的音乐课堂里也就将自己民族特色的音乐文化给流失掉了。 
  同时还可以将各自族群的音乐文化转化为可经久流传的纸质版本。红瑶正是因为没有自己的书面语言,没有办法编写自己的教学材料。而原有的内涵不能用书面记录而只留有形式,那建立在民族文化基础上的旅游业长此以往也会因失去根基而难以维系。到头来这些已失去内涵的文化事项对人们来说会不会就不再有新意和兴趣了? 
  还可以择取高校学生设立专门调研小组,赴实地考察完成相关记录工作。由有经验的导师为中心、奔赴实地支教的学生为条件,组织大量有科研能力的学生去当地采风。一方面随着国家大力扶持支教事业已逐见成效,越来越多的莘莘学子选择了支教或是走在了支教的路上。贫困让他们在仅仅获得少许的工资后,还不得不拿出大部分帮扶贫困的孩子圆他们的读书梦。支教正是要去落后、或是相对闭塞的地方,种种的环境和条件也为保存音乐文化给予了条件。支教老师亦可提供相关的中转点。另一方面,在高校越来越多的社会实践中,许多学生为了实践但不知如何选择调研内容,可以让调研小组老师给与相关指导,并完成相关内容的调研。这样带着真正“目的”下乡,让学生中实践真正地学会如何完成科研。 
  只有让更多的人都亲身地了解历史,通过行动来延续各民族的音乐文化,方能让更多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真切实地的保护。 
  参考文献 
  [1] 吴凡.碎片与重构——民族-国家体系中的红瑶岁时礼仪阐释[J].中国音乐学(季刊),2009年第一期. 
  [2] 玉时阶,杨军.社会科学战线[M],2008年第三期.


[版权声明]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论文等内容均为作者提供、网友推荐、互联网整理而来,仅供学习参考,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邮箱:neirong@yaozu.org),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改正。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瑶族在线 |桂ICP备05001778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202000035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