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瑶族在线


瑶族在线 首页 习俗 查看内容

红瑶妇女服饰的符号意义及其文化传承

2013-6-13 16:38| 发布者: 网瑶| 查看: 32706| 评论: 0|原作者: 俆赣丽

摘要: 服饰向来是重要的文化符号。各民族的服饰不仅是族群意识和族群认同的体现,还是群体历史记忆的物化表征和审美标准的诠释,也传承着民族传统文化。论文以桂北龙胜县境内的红瑶调查资料和地方文献为主要依据,展现红瑶 ...

  (二)红瑶发饰民俗 
  除了耀眼的红色衣饰,红瑶女子的长发是她们又一突出标志。瑶族喜蓄长发,在《桂海虞衡志·蛮志》中就有“男女蓄发,盘结头顶,名为‘椎髻’”的记载,《广西龙胜厅志》中亦有:“狗头瑶衣带皆锦,耳挂银环,顶前作髻,女未嫁者发结双辫”的说法, 
  ① ①(清)周诚之编撰,广西龙胜厅志,道光丙午刊,好古堂版本,1987年第33页。与瑶族其他支系不同,红瑶用以缠绕的并非他物,而是自身的长发。红瑶祖传认为头发是人的气血所化,因而极为珍视,不得随便剪下。旧俗,红瑶女孩从出生到3岁,才由寨上的老人给她们把头发剃光;待到16岁成年,与人订婚,17岁出嫁前剪一次,从此后把头发留到老。她们将剪下的头发扎成一捆,平时梳洗头发时掉下的头发捡起来捆成一把。红瑶人认为盘发缠得越大越好看,为尽量使头发盘得丰盈美丽,就把自己以前的两把衬发与现有的头发一起扎成硕大的发髻,或用长发缠绕成厚厚的盆形。 
  红瑶人极为重视头发的养护。与留长发的习俗一样,红瑶妇女世世代代用特制的淘米水来洗头发,一直延传至今。具体做法为:每天做饭时,将淘米水用坛子收集起来放灶边,生火做饭时淘米水就会被烧开,就这样在烧了又冷却,冷了又烧开的过程中,几天后就会发酵变酸,产生一种特有的滋润养发成分。用淘米水洗出来的头发光滑、柔软、不开岔,很少掉发,还能有效防止白发。 
  其实,近代以前,很多少数民族妇女都有留长发的习俗。据清代地方志记载:“蛮女发密而黑,好绾大髻,多前向,亦有横如卷轴者,有叠作三盘者。有双髻者未嫁女也,嫁者一髻,上扎大梳……髻上或覆布或花布或笠。”境内的苗人“妇女头髻挽于额前,耳戴大银圈”① ①(清)周诚之编撰,广西龙胜厅志,道光丙午刊,好古堂版本,1987年第41-45页。。前人调查,民国时期当地的壮家女子留长发还很普遍[4]124,近十几年,我常到距离龙胜县周边地区做调查,那儿的苗族、侗族妇女同样保存着蓄长发习俗,梳成与红瑶妇女相同的发式,而且也同样是用淘米水洗头发,使头发又黑又亮。可见,这种习俗不是红瑶独有的。但是苗侗妇女留长发,只要够多能盘起就好,可以掺入假发,自身头发的长短并不讲究,相较之下,红瑶妇女们仍坚持留着又长又多的头发,并对盘发养发之事没有丝毫马虎。在龙胜县,当地的壮族没有很强烈的蓄长发的愿望,她们常把剪下的长发卖给附近的红瑶妇女。相比于其他民族,瑶族因为自我文化认同,特别是对传统情有独钟,通过老人的提醒和监督,固守传统,从而使长发成为了瑶族逐渐鲜明的民族特征。 
  除了服装和发式上的特色,红瑶女子还保留有戴大耳环的传统,这与红衣、长发一起,将她们与周边的壮、汉族群明显的区分开来。一位70余岁的妇女说,在瑶寨,留长发就要戴上大耳环,否则就不好看。红瑶祖上传下来的规矩,女孩子在七八岁时开始扎耳洞,到了10多岁的时候开始戴耳环。开始的时候戴比较细小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耳环也逐渐变大变重,直到结婚时戴上那种红瑶妇女普遍佩戴的银耳环,此后不会摘下,他们认为这样才好看有福气。这种耳环样式简单,为实心银质的圆环,没有任何的花纹,却重量不轻,环直径小者六七厘米,大者七八厘米,每只大约有3040克重,耳圈粗达2厘米,比我们常见的要粗大几倍。因自小就戴,把耳洞垂拉得超乎寻常的大,30岁以上的红瑶妇女耳垂上的耳洞都大到可以伸进一根手指头。据说戴银耳环,可以明目,难怪红瑶老妇都能挑花刺绣。 
  二、 红瑶妇女服饰文化意义 
  从前文我们可知红瑶服饰作为“符号”指代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下文我们要讨论红瑶服饰作为一种文化符号,透射出潜在的族群意识、历史记忆与强烈的审美文化等多重意义。 
  (一)族群意识的表达 
  王明珂先生发现,不同族群依据所穿的衣裳所表达的“身体”符号来彰显本族群之认同,和与外人的区别。同时,包括汉人在内的外人或以服饰,或以发式来识别和区别他们,并为之命名。他指出:“人类的族群区分常以身体符号来表达。在体质无明显差异的人群间,人们常以文化来创造、改变身体特征,如文身、拔牙、穿鼻与拉大耳垂等等,更普遍的是以服饰、发饰作为身体的延伸,以表达族群认同及与他族群间的区分。”[1]1-8 
  红瑶的族称是外界根据红瑶妇女喜穿红衣而命名的。对此,她们自己这么解释:“红是兴旺快乐又好看的颜色,穿起来很显眼,所以我们喜欢多用大红色。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服装,一看就知道是自己人。”[5]对她们而言,穿红衣不仅是为了好看,也是一种“语言”,时时都在相互传递着这样的信息:我们是同一民族的人,并因此而强调民族的凝聚性和认同感。 
  红瑶的饰衣前面上部胸口部位及其背部,用白线勾勒出大约7厘米见方的图案,据说这是“瑶王印”的象征。这种图案在有了它,无论走到了哪里,红瑶之间都可以相互共认,亲密无间,同时又可以得到瑶王的护佑,安居乐业。 
  服饰是族群身份的象征,因而对传统服饰的维护,很大程度上体现出他们的自我意识。红瑶人口不多,由于历史上几经迁徙和在夹缝中求生存的经历,他们的族群意识明显较其他民族更强,而表现在服饰上,也是极力维护和延续自己的民族传统服饰。民国时期,汉族官僚认为少数民族的生活习俗是愚蠢落后的表现,因而不顾少数民族人民意愿和文化特点,企图以行政命令强迫他们放弃“陈规陋习”[4]125。如民国元年(1912年)八月,龙胜县建立“五种联合改良策进会”,拟定“改正各种异服”“整顿风俗习惯”等条例并强制执行。民国5年(1916年)龙胜县政府成立“风俗改良会”,勒令红瑶易俗改装。再后来,民国12年(1923年),龙胜知县黄祖瑜颁《喧告》,强迫少数民族改装,派员下巡,如遇妇女穿裙子的,用线钩挂破。引起少数民族不满[6]116。红瑶民众编的山歌体现了对这一历史事件的记忆:“民国世界乱纷纷,孟山通汉有几多?喊讲定要改装发,若凡不改又套人。”② ②被访谈人:潘益福,78岁,广西龙胜县和平乡小寨人。访谈时间:2006年12月20日。在这样的情势下,县境内壮苗等少数民族纷纷改装,“苗族民国期间,男多剃发,改穿唐便装;女渐改裙为裤,改穿有领斜襟布扣便衣”[6]100。 他们虽心有不甘,却也逐渐接受了改装的现实,周边壮族女子收藏起原来绣有各色花纹的长裙,改穿绣栏干花纹的宽脚裤。红瑶则顽强抵制,保持了女人着裙的传统。当地人描述说:“过去在国民党的时候,你看哪个要是穿裤子,人家笑死你去,讲你像个什么人?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背了祖宗了,我们祖宗要穿裙,你都不穿。”穿裙成为了族群认同的标准和符号,不可由个人喜好随意选择。



[版权声明]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论文等内容均为作者提供、网友推荐、互联网整理而来,仅供学习参考,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邮箱:neirong@yaozu.org),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改正。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瑶族在线 |桂ICP备05001778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202000035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